科学家创造“诱饵分子”将病毒从小鼠大脑中引开

据外媒New Atlas报道,委内瑞拉马脑炎病毒(VEEV)是一种通过蚊虫传播的病毒,在最坏的情况下,它可以感染大脑,成为致命的病毒。众所周知,它很难治疗, 但现在科学家们已经发现了它所吸附的蛋白质–并利用它创造了一种诱饵分子,将病毒从小鼠大脑中引开。

      VEEV起源于马匹,已知可以通过蚊虫叮咬传播给人类。患者通常会出现高烧和头痛等症状,但在最严重的情况下,它可以穿过血脑屏障,引起脑炎。到那时,对于四分之一的患者来说这会成为潜在的致命性疾病。

11月17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就英国驻重庆总领事馆总领事史云森14日在重庆中山古镇跳入水中救起一名中国落水女子一事提问。赵立坚表示,我们看到了有关媒体报道,这种见义勇为的举动值得赞扬。我要给他点个大大的赞。

对此,正在四川西昌出席2020中国西昌·大凉山国际戏剧节的史云森说,来自中国外交部的赞,他收到了。感谢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肯定,他将更努力地工作。大凉山国际戏剧节有意加强与爱丁堡艺术节的合作,他也将更广泛地促进英国和中国西南地区更深入、更顺畅的交流与合作。

      该团队表示,最终的目标是开发一种利用诱饵分子的药物,以此来减缓VEEV在爆发期间的传播。尽管如此,现在的研究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在最终进行人体研究之前,还需要进行更多的测试–当然,不能保证能看到同样的结果。

      缺失的基因编码的是一种叫做Ldlrad3的蛋白质,研究小组通过将该基因添加回去来验证它的重要性–果然,病毒能够再次“站稳脚跟”。在缺乏人类版本基因的人类细胞中进行的后续测试表明,同样的过程在人类身上也能发挥作用。

      为了测试它,该团队给一组小鼠注射了VEEV,要么像蚊子叮咬一样通过皮肤注射,要么直接进入大脑,然后用“诱饵手柄”或安慰剂治疗它们。治疗是在感染前6小时或感染后24小时内进行的。结果是相当鲜明的。收到安慰剂的每一只老鼠都在一周内死亡,而收到“诱饵手柄”的老鼠几乎全部存活。唯一的例外是接受脑部注射病毒的那组10只小鼠中的两只。

      通常情况下,已知病毒会吸附在细胞表面的特定蛋白质上,并通过这种方式进入内部。因此,对于这项研究,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首先着手确定VEEV的目标蛋白。

      自1938年以来,中美洲和南美洲已经报告了VEEV的爆发,但作为一种通过蚊虫传播的疾病,随着地球变暖,它们可能会变得更加广泛。将需要新的药物和治疗方法来控制它。

      该团队利用一种具有传染性但不会导致疾病的改良版病毒,对关键蛋白进行了筛选。他们使用CRISPR基因编辑工具,系统性地敲除培养的小鼠神经元中的基因,直到找到一批VEEV无法感染的基因。

      有了目标,研究人员便开始研究反击的方法。这个机制相当聪明–他们用一块蛋白质制造了一个“诱饵手柄”。一些病毒会自然而然地依附于此,而不是神经元,使它们容易受到免疫系统的攻击。

史云森是英国驻重庆总领事馆设立以来的第七任总领事,于11月16日正式上任。11月14日,史云森在重庆市江津区中山古镇游玩时,遇见一名女孩溺水,他立即跳入水中,与岸上人员合力将落水女孩救起。16日,史云森救人的视频在网络上引发广泛关注。

      “这种病毒可以感染许多种类的野生哺乳动物,每隔几年它就会通过蚊子从动物跳到人类身上,并导致成千上万的感染和许多人死亡,”新研究的高级作者Michael S. Diamond说。“有人担心,随着全球变暖和人口增长,我们会有更多的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