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设计SaaS平台小库科技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嘉御基金联合投资

3月8日报道

猎云网近日获悉,全球AI技术在智能建筑行业垂直应用的领军企业小库科技宣布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由嘉御基金及某知名央企资本联合投资。2017年11月,小库科技宣布完成千万级天使轮投资,洪泰基金领投,天安福田产业引导基金等跟投;此前,小库科技曾获得北辰资产百万级种子轮投资。

小库科技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其自主研发了全球首个人工智能建筑设计引擎。公司专注于人工智能和前沿科技在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领域应用,致力于以人工智能辅助城市规划、建筑设计和开发决策,以AI之力赋能并推动整个建筑行业的发展。主产品人工智能设计云平台是全球首款云端AI建筑设计应用,让设计不再只是画图,它不仅可以根据用户需求生成方案,更将基于数据分析做出更科学的方案比选,并在智能交互的协助下优化方案,最终在项目合作者之间建立起高效沟通协作方式。

据了解,本轮融资后,小库科技将发布AI智能设计3.0产品和解决方案,探索人工智能与建筑和城市结合的多元可能性,并加大市场推广力度,将产品打造成为建筑设计产业及全国Top100开发商使用最广泛且最信赖的AI设计助手。

以小库为代表的人工智能建筑科技公司为传统建筑产业工作模式的变革提供了可能。云端的灵活性,让项目各方能更自由、更充分地进行跨部门、跨角色的协作和科学决策,更快速地抓住窗口期的资源,大大提高企业运转效率。更敏捷和充分的跨企业沟通,也能让建筑产业的供给端及时发现新的市场机会,进而带来设计的碰撞、融合及效益的创造。小库科技将进一步提升“AI+智能建筑”的产品能力,从科技端出发助力数字经济时代的智能“新基建”。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吴文辉若是真离开,其实大可一人离去,此番却又是带领了当初起点的核心高管出走,给阅文集团造成大的动荡。而且,吴文辉的江湖也不再是恩怨情仇,而是利益权衡,而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 人就是江湖,吴文辉又怎么退出。

到2013年3月,侯小强在致全体员工的内部邮件中表示,起点部分员工提出辞职,董事会已批准他们请求,自己直接负责起点工作。

当年5月30日,创世中文网正式上线。该网站采用腾讯二级域名,并与腾讯文学资源打通,创世中文网的上线彻底让盛大文学“爆发”。此时,起点联合创始人罗立因涉嫌商业贿赂遭盛大文学举报,被公安部门刑事拘留。

仿佛是魏延传闻要自立山头

“其实都是最好的选择”。“人生是一个长跑,不要计算一时的得失。”

我也非常高兴Monkey能够跟我一起加入新的管理团队,一起搭档。Monkey在腾讯有多年管理经验,历任移动 QQ、QQ空间、腾讯开放平台、腾讯应用宝、腾讯众创空间、青腾大学和腾讯内容开放平台等多项业务的管理岗位,在产品运营、商业模式创新及生态合作有丰富的管理经验。我相信这些经验对阅文未来的升级发展也非常有价值。

3、线下单线程测算表工作转变为线上多部门协同推演,决策不再拍脑袋

如今,在文辉的带领和团队的努力下,当初的许多设想逐一成为现实:今天的阅文不仅成长为引领行业的正版数字阅读平台和文学IP培育平台,拥有多达810万名创作者,1220万部作品储备,触达数亿用户;更顺利实现了公司IPO、收购新丽传媒以及搭建文学IP版权体系等一个又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为我们在新文创时代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十几年前,或许我们还很难想象,网络文学会发展到如今的样子。但我们却成功从无到有,开创了网络文学的商业模式、运行体系和版权拓展机制,尤其是奠定了付费阅读这样影响深远的基础商业规则,铺就了整个行业发展的基石。

邮件主题:带着阅文升级的希冀,继续向未来进发

恰巧此时,一直做游戏,并抢下盛大游戏霸主地位的腾讯当时出手了。腾讯一直对网络文学虎视眈眈,趁着起点中文网内乱,腾讯与吴文辉这批起点中文网的创始团队建立了联系。

那段时间,盛大集团总裁邱文友在盛大集团为陈天桥扮演了一个“卖卖卖”的角色,自陈天桥移民国外后,盛大集团就在不断出售国内的资产,盛大游戏、盛大文学、浩方、边锋等资产都给出售了。

腾讯承诺给予足够的发展资金,资源和独立性完全满足起点团队对网络文学发展的自由和需求后,让起点管理层选择与盛大文学决裂。

而阅文集团市值相比最高峰时跌去近7成。

所谓大笑一声,退出江湖。隐居山海之间,吟唱一曲笑傲。期待他日寻访,煮酒笑谈风云。只是吴文辉未必真隐退。

大家纯粹的初心和不懈的努力,激发了越来越多创作者、文学爱好者与行业伙伴的热情与潜力,把他们的热爱、才华和奉献汇聚在了一起,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光和热,推动这个产业从小众走向大众,并拥有了更大的能量和全新的可能。从我们的平台上,走出了无数卓越的作家,也诞生了无数充满想象力和感染人心的故事,是他们给用户带去了持续的陪伴和不可言说的情感慰藉。

2001年,我与学松、庭锋、庆辰、罗立等几位同样热爱网络文学的朋友一起从论坛开始一步步创立了起点中文网,而这也成了我们这段重要人生历程的重要起点。从那时开始,我们就一直共同推动和见证着这个行业的每一步发展。

吴文辉等团队做起点中文网,在卖给盛大集团后,基本就变成了打工者,享受不到上市带来的好处。

据年报显示,阅文集团2019年实现收入83.5亿元,较上年同期的50.38亿元增长65.7%;2019年毛利润为36.92亿元,较上年同期的25.57亿元增长44.3%。阅文集团2019年期内利润11.1亿元,同比增长21.9%。

而在这一刻,就像许多“父母”一样,我们既要陪伴“孩子”一起成长,也要适时地往后退一步,学会放手,让“孩子”开启新的人生历程。

2、助力全国设计院、开发商实现数字化转型。疫情期间,在线协同办公实现智能生产方式

所以我们俩开玩笑说,这是两个理工男对文学梦想的追逐。虽然当时不知未来会走向何方,但却从此开始了我们的一路同行,从创世中文网上线,到腾讯文学成立,再到阅文集团组建,一起见证了文学业务成长的许多重要时刻。

当时盛大文学运营原创文学网站包括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网、小说阅读网、榕树下、言情小说吧、潇湘书院六大原创文学网站及天方听书网、悦读网、晋江文学城。

因此,我和几位一直并肩到现在的创始伙伴共同做了一个决定,从今天开始,以另一种方式继续陪伴阅文成长:我将转任董事会副主席和非执行董事,同时也会和晓东、学松、庭锋等部分高管团队成员一起从管理职务切换为集团顾问的角色,以新的身份继续支持阅文的发展。

天眼查信息显示,深圳小库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8月,法定代表人为何宛余。小库科技由海归团队跨界组成,小库科技创始人何宛余及核心团队有全球顶尖青年建筑设计师,师从建筑大师雷姆库哈斯;也有来自硅谷的AI算法专家,对建筑设计行业有着一线理解和全球实践,同时又能充分利用近年来人工智能、深度学习、云端引擎等前沿技术。

2、云端进行智能排布设计,实时审核规范,快速完成初轮方案

吴文辉借助腾讯的力量反向收购盛大文学,在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合并后出任阅文集团CEO。阅文集团2017年11月在香港上市,吴文辉成为首任掌门人。

邮件主题:我们的新起点 阅文的新征程

吴文辉则称“罗立是清白的,你们自己心里都很清楚,做人不要随便说违心的话,法律最终会是公正的。做好自己的事吧,我留给你们的是一个好摊子,但是不是让你们用来败坏的。”

今年,是阅文集团成立的5周年,也是起点中文网的18周年,作为创始人,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终于成年了。

如大家所知,对于我个人,我也一直有个理想,就是在“退休”之后,找个海边安静的看书。现在,感觉距离这个理想更近了,对未来的人生,我也充满期待。

这场起点中文网内乱,最终以侯小强的出局,吴文辉的胜利告终,内乱也葬送了盛大文学上市的大好前景,让腾讯捡了便宜。

要说,盛大集团才是网络文学领域鼻祖,陈天桥很早看准这个方向,收购起点中文网,并成立盛大文学运营网络文学业务,陈天桥还找来前新浪副总编辑侯小强出任盛大文学CEO职务。

那时候,泛娱乐的构想刚提出不久,业务矩阵还在搭建中,我作为猫腻的多年书粉,当时启动腾讯文学想法也很纯粹。

因此,我们需要一个崭新的管理团队和协作模式,以便更好地强化网络文学与网络动漫、影视、游戏、电竞等腾讯数字内容业务的联动,更广泛地跟行业开放合作,进一步激发网络文学生态和优质IP的潜在能量。接下来,我和部分创始高管将主动退居幕后,把阅文的未来发展交棒给Edward和Monkey,相信他们一定可以带领阅文更深度地联动腾讯新文创生态,推动阅文的技术变革与业务创新,让阅文的生态绽放出更大的能量和价值。

“如同任何人一样,如同任何公司一样,我不完美,盛大文学不完美。但惟其不完美,才能激励我们前行。但再不完美,也干不出好事者笔下,嘴中我要求团队恐吓离职员工家属,打电话恐吓离职同事,甚至公开场合辱骂创始团队的事。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经过多年的深耕和培育,阅文集团已拥有完善的创作生态和优质的内容储备,成为整个数字内容产业重要的IP源头。面向未来,网络文学的发展正在孕育新的产业可能,阅文亟需基于IP,带领行业进一步去构建一个更加开放的生态和更符合未来趋势的新商业规则。

吴文辉说,然天下无不散之宴席,面向大会,读书看花,等我已久,待风平浪静,只是彼时相待者,有茶,无剑,黑暗之心,拜谢。

吴文辉在朋友圈说,小时候看武侠小说,每个大侠最爱的结局都是隐退山林,自己虽不是大侠,也不爱山林,却也有一个海边读书的梦想,此时便是这个梦想之始。

这原本是故事的结束,却也是闹剧的开始。

嘉御基金早期技术投资负责人、董事总经理方文君表示:“AI技术赋能垂直行业是嘉御基金早期团队一直关注的重点方向,房产建筑是中国GDP贡献最大的细分行业之一,数字化提升空间巨大。小库科技是智能设计领域中唯一实现产品化,平台化的企业,同时在算法和数据积累上建立了巨大的领先优势。公司全系列产品都实现了SaaS化的收费模式,产品交付效率和客户粘性极高。CEO何宛余女士带领的核心创始团队创造性地结合建筑设计经验与人工智能技术,构建了极高的行业壁垒,并将AI技术切实落地到了提高设计行业工作效率(降本)、并辅助提升房地产开发投资的决策价值(增效)。在存量经济时代,PropTech(建筑科技)创业公司将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嘉御基金投资的房多多就是科技赋能房地产销售行业的典型案例,期待小库AI平台能化身科技赋能建筑设计行业的利器,成为全球“AI +建筑”的领军公司,并在2020年的新基建进程中开创一个崭新的时代”。

搭载了其独家研发的AI设计引擎的小库AI设计云平台,是从以下5大板块协助建筑产业链上下游进行上云升级和智能化转型的:

最近,腾讯音乐发力长音频,也是与阅文集团合作,共同孵化阅文旗下原创网络文学内容的IP衍生品,借此,腾讯音乐为海量文学内容与广大用户建立更紧密的沟通桥梁,打造文学作品有声化的新形式。

当初,阅文集团市值高的时候,很多人都替侯小强惋惜,侯小强则对雷帝网创始人雷建平回答说,没啥好惋惜的。

解决行业痛点,专注提高效率:使用小库科技的人机交互型AI产品,建筑师的工作效率普遍可提升5倍以上。现今时代正高速迈向数字化、智能化,而建筑行业依旧采用因传统设计工具、方法和运营模式,绝大部分建筑师始终做着缺乏多样性、灵活性的生产输出,作为个体的创造性不断受到压制。而人工智能的出现和介入,不仅有机会革新设计工具以提高工作效率,还将结合大数据并利用深度学习、机器学习建立设计新算法,辅助建筑师进行设计与评估。在人机交互中也终将衍生出新的运营模式,将工作进行整合并灵活安排,让建筑师拥有“以一敌百”的能力,让设计可以在人机相互学习与进步中,更快、更好地进行。

吴文辉曾任盛大文学总裁、起点CEO,2012年初,因与盛大集团CEO陈天桥理念不合而出走盛大。

1、文件夹管理向三维模型管理方式转变,项目参与者随取随用,共享数据

这是一段全新的征程,对我和创始团队而言,从起点中文网开始到今天,我们已经完成了商业模式创建和优质资源整合的阶段性光荣使命,接下来,阅文需要抱持一种开放和决心,通过更彻底的管理转变,推动阅文在业务创新、技术突破、IP构建、生态构建等方面,迈上新台阶。

盛大文学高层曾与起点编辑们进行沟通,面对可能上市的诱惑,起点的编辑们本来打算妥协。甚至在头一天,侯小强还与吴文辉深夜谈判,安抚吴文辉。

早在疫情之前,小库与多位国内TOP地产和设计院客户便已开展搭建线上工作流程,培养智能的工作方式,实现设计、管理和沟通的联动,给他们在本次疫情的严酷环境中抓住机会和快速开展打下基础。

同时,阅文集团董事会委任现任腾讯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出任阅文集团CEO和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

阅文集团上市后,吴文辉、商学松、林庭锋、侯庆辰、罗立等几位创始人的身价都大幅上涨,这被称为是吴文辉的一场“王子复仇记”。

吴文辉在内部邮件中说,作为创始人,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终于成年了。而在这一刻,就像许多“父母”一样,我们既要陪伴“孩子”一起成长,也要适时地往后退一步,学会放手,让“孩子”开启新的人生历程。

为更加方便疫情期间的远程办公,小库全新迭代上线的协同功能,在平台完成方案后,可以通过二维码或链接进行一键分享,对方不仅在移动端即可查看方案3D模型/指标/日照等关键信息,在PC端打开分享链接即可同步方案所有数据,并进行编辑调整,可实现线上更直观和高效沟通。

感谢文辉!感谢晓东、学松、庭锋等创始高管团队以及所有阅文小伙伴们一直以来的辛勤付出和为阅文所创造的一切!

原创内容恰恰是网络文学的价值,玩家引入头部资源,制造足够的内容壁垒,进而与对手拉开距离。

起点的内乱,及腾讯的突袭,让侯小强显得心力交瘁。作为一个文人,侯小强“一向爱惜自己的羽毛”,最让侯小强无法忍受的不是工作压力,而是舆论的压力和误解。侯小强曾说,当初极力想避免起点内乱:当看到起点创始团队即将离职创业的消息后,整夜未眠。

小库AI平台基于大数据分析和AI设计引擎,致力于地产和设计企业内的智能化生产,以及地产和设计企业间的网络化协同。该云端平台严格执行各地的设计行业规范和要求,智能生成过程中对各项指标进行实时核验,并对方案的货值、覆盖率、利润率等经济指标进行最优化分析,不再依赖设计师的个人经验或第三方工具。此外,通过逐步积累用户方案大数据,在平台的运行规则中加入更多对现实因素的考量,以提升输出方案的综合效益与可行性。另外,云平台有着传统设计工具所不具备的强交互性,根据设计师在线对方案的调整、挪动、旋转等操作,会实时对指标更新和合规性检查进行反馈。生成的方案可通过移动设备分享,所有参与者都能查看和进行意见评论,以反馈给设计师更好地优化方案。多方面的综合提升,也将原本需要一周左右的单轮设计时间缩减为一天,大幅提升了设计效率。

在建筑数字化低渗透率叠加新科技浪潮驱动产业变革的背景下,中国建筑产业的数字化市场前景极其广阔。很多人都在期待“拐点”,而推动其到来的,不是依靠等待,正是从现在开始抓住窗口期,进行智能转型,推动建筑产业的新基建。

曾与我们一起创建腾讯文学、现任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先生(Edward),以及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先生(Monkey),将分别出任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总裁,带领阅文和大家一起开启新的征程。

这意味着起点中文网5个联合创始人:黑暗之心(吴文辉)、宝剑锋(林庭锋)、意者(侯庆辰)、黑暗左手(罗立)、藏剑江南(商学松)8年后又集体出走。

截至2019年12月31日,腾讯持有阅文56.87%股权,吴文辉持有近3%的股权,曾经的重要股东凯雷已经清仓阅文集团,前后套现了超过20亿元。

“过去18年来,无数刀光剑影,但终算为中国网络文学于中国和世界文化之中争取了一席之地,终算为当年所蔑为微末的草根作家争取得足够的自豪面对妻子的稿费。每思如此,虽身心疲惫,资觉得心满意足。”

可惜的是,进入腾讯体系,吴文辉团队却是上演了再次内乱戏码。

5、一键获取汇报文本,和甲方沟通先人一步

吴文辉将调任非执行董事和董事会副主席,梁晓东和其他高管将会担任集团顾问,助力管理团队的平稳过渡,持续支持阅文的战略发展;

国内领先的地产和设计机构在引入和应用小库AI设计云平台在前期拿地进行云端设计、沟通、协作和输出成果等方面,都已卓有成效。某知名地产:在短时间需出方案的情况下,1 个月内完成杭州、成都、南京等多地 10+ 拿地方案。

不仅如此,我们也看到,优质的文学作品价值历久弥新,以及以此为IP源头所创作的影视、动漫、游戏作品层出不穷,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而新的商业环境和技术革命,也在为我们徐徐打开全新的发展大门。

盛大文学还拥有“华文天下”、“中智博文”和“聚石文华” 三家图书策划出版公司,是国内最大的民营图书出版公司,签约韩寒、于丹等一线作家。

4、移动端随时随地查看、批注,同步至PC端修改,实现沟通闭环

程武内部邮件:(回复吴文辉)

而这次疫情把产业上的企业都硬拽出了“舒适圈”,对于工作流程和生产方式中长期存在的问题也有了更切身的感知和认识。这次疫情让很多线上沟通工具成为关注热点,但对于建筑这个专业性极高的产业来说,只做到远程开会沟通是远远不够的。如何能打通和连接生产、管理和沟通,才是提升整体效能的关键。

文辉的信,让我想起了过去七年里,我们一同经历过的许多点点滴滴。记得最初,由我代表公司邀请文辉和团队加入腾讯时,让我最有感触的就是大家对文学事业的那种纯粹的热爱和坚守。

各位阅文的兄弟姐妹们:

说起吴文辉,也是很传奇的人,其网名为黑暗之心,是网络文学奠基人—。

小库科技创始人、CEO何宛余表示:“小库科技作为一家PropTech创业公司,专注于利用AI技术提升和改造传统的建筑设计行业。今天我们很高兴能获得嘉御基金的投资,嘉御基金是前沿科技领域的专业投资机构,同时我们也高度赞同嘉御基金卫总提出的“存量经济时代效率优先”的判断,这为小库科技下一步全面开拓市场指明了正确的方向。下一步,我们将围绕帮助开发商客户提升决策效率和质量、帮助设计师提升工作效率和科学性两个核心价值点,将AI技术真正带进中国建筑设计行业之中。”

AI赋能决策,提升产业链价值:AI技术不仅能降低重复工作提高工作效率;也能协助设计师看到更多可能性,帮助设计师探索更多、更极致的最优设计方案。以小库客户某TOP20地产商的实际开发项目为例,在拿地拍地阶段,小库协助其完成的方案,比原方案提升了3.5亿货值,提升比例达到30%。AI能够帮助设计师更科学、更全面、更极致地进行决策,这正是AI能够赋能传统行业的最大价值所在。

最早在团队里,我和学松是程序员,负责编程、技术维护一类的码农工作,庭锋、庆辰、罗立则凭借他们在网文圈的名气,负责发掘更多优秀的作者。后来,我们结识了晓东、朱靖、朱佳等越来越多的伙伴和朋友,在大家的信任与支持下,与百万文学创作者和亿万网络文学爱好者一起,携手将中国的网络文学发展成为一种全球领先的文化创意产业和文化现象。

数据算法并重,构建高技术壁垒:AI应用于传统行业,一方面需要积累丰富的数据资源,另一方面需要借助行业专家构建核心算法并通过AI训练持续优化。建筑设计行业积累了大量以设计图形态存在的经验语料数据,小库科技创造性地结合了建筑师的集体经验智慧与AI算法模型,实现AI设计的地块强排方案的优品率达到93%,构建了核心技术壁垒。

盛大文学原计划2011年4月筹备上市,因为市场环境不好,暂缓了上市。到2012年下半年,盛大文学再次重启上市,却爆发了起点之乱。

我和Monkey非常感谢文辉和创始团队的信任,以及集团董事会的大力支持。重任在肩,唯有谦虚学习、团结一致、奋勇向前,才能不负所托。我们也有信心接棒继续推动阅文从”最大的行业正版数字阅读和文学IP培育平台”向”更强的文学内容生态”这一新阶段升级。

小库科技创始人、CEO何宛余

自2018年推出正式版产品以来,小库科技业务发展迅速,已累计签约上百家企业级客户,并获得万科、碧桂园、香港置地、万达、新世界等数十家标杆地产客户的青睐,在Top100的开发商中占有率接近30%。

在科技迅猛发展且快速渗透到金融、交通等领域时,数字化转型在建筑产业中能看到的,更多是偏前瞻性的探讨。克而瑞2019地产数字化转型报告指出,产业中的领军者,TOP50房企真正把数字化落地到工作场景并有解决方案的仅占15%。

阅文集团还输出了《鬼吹灯》、《盗墓笔记》、《琅琊榜》、《庆余年》等大量网文IP并改编为影视、动漫、游戏、音频等多业态产品。

附:吴文辉内部邮件(核心内容)

有意思的是,对于腾讯高管接手阅文集团的局面,资本市场倒是给予了积极回应,阅文集团的股价直接大涨14.4%,使得市值反弹到371亿港元。

阅文集团旗下囊括QQ阅读、起点中文网、新丽传媒等品牌,拥有1220万部作品储备, 810万名创作者,覆盖200多种内容品类。

腾讯砸重金要做网络文学的背后,是腾讯的大文娱战略,对于游戏企业来说,最需要的就是IP支持,而阅文集团则拥有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源。

江湖传闻,吴文辉可能加入今日头条另立山头。一旦传闻为真,则吴文辉就是三国中的蜀国大将魏延,先叛故主,又再次要脱离新东家,功过是非,很难去评断。

小库科技是在提升“AI+智能建筑”的产品能力基础上,从科技端出发助力数字经济时代的智能“新基建”:

起点内乱,搅黄盛大文学上市

以吴文辉为首管理层不仅拉着核心骨干出走,连起点作者一并要拉走,要另起炉灶,做一个与起点类似的文学网站,直接与盛大文学对抗。

3、嘉御人工智能赋能垂直行业投资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