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后共享单车正迎来第二春但翻身机会已不属于ofo

单位要求到岗的第一天,身在北京的小玉选择共享单车出行。

随身携带了75度酒精对车把和车座消毒,7公里的距离,小玉骑了差不多四十分钟。昔日不同程度拥堵的道路上,来往的车辆畅行无阻,路过公交站台,零零散散的年轻人还在等公交。

这个疫情“寒冬”虽冷

筹措了1600只口罩

1月31日上午10点,95后女医生甘如意背上行囊和干粮,骑着自行车出发去县城开到了县级通行证明:“我们科室只有两人,疫情这么严重,我必须要回去。而且另外一位同事58岁了,他已经连续工作十多天,也能减轻他的压力。”

包装箱。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供图

于海涛自愿报名留岗加班的单车猎人,而他加班的重点区域,是离病毒最近的医院,这份熟悉的工作突然多了许多陌生的程序和装备。上岗前的于海涛接受了紧急培训,听到最多词便是“消毒”二字。口罩、护目镜、胶手套、体温计全副武装,每辆单车每天会被被定点定时消毒两次,重点消毒部位:车把手、座椅垫、开关锁:“空荡荡的武汉街头,同路人是快递小哥和外卖小哥。”

那天他给同事打了很多电话:车辆该怎么安排消毒,酒精和消毒液物资够不够,哪些医院是收治新冠病人的,医院附近车辆能不能得到保障,一线运维部门赶紧安排检测,缺哪些防护装备,口罩还剩多少,当地买不到的都列出来……而在疫情发生之前,胡灿关心的更多的是热点、订单数据、车辆维修和更新。

落款时,还把名字中的

2月13日早晨6点,3岁的女儿尚在熟睡中,来不及道别的胡灿在她的脸颊亲了一口,转身便踏上返回武汉的路。

想要成功使用APP,用户首先需要同意《ofo返钱使用教程》,而正是从这一刻起,押金开始需要兑换成返钱余额来使用,但是只有在买东西之后才能提现。用户也可以选择继续排队,但是押金并不能抵用骑行费用,如果想继续使用小黄车,需要开始最低30元的充值。

在此前一天下午,负责该院医疗队出行工作的汪勇发了一条朋友圈,喊话共享单车紧急支援相关区域,加大投放。

用户想要拿回 199 元押金,则需要消费大概3000元。不光如此,用户单月最多只能实现20元的返现,且只能在次月25号才能成功被手动提现。

消失中的ofo转型购物返利网站

单车猎人的日常工作是把散乱停放的单车摆放好、搬运单车回仓库、调度单车到更需要的地方。

单车需要迭代更新,城市需要换血,“禁投令”并非没有商量的余地,也为整个市场平添了几分变量。

因原计划3月返回南京

17日晚,鸠山由纪夫托人

“我们要划一个分界线,一边是共享单车本身,另一边是冲在前面几家先驱企业,他们做企业管理好还是不好,是这些企业背后的资本把单车玩坏的,还是共享单车谁来做也做不好。”哈啰相关负责人对《深网》表示。

林敏洁担心时间拖得太久

繁琐且暗藏套路的返钱方式引来了用户的极大不满,目前在该APP在ios商店中只收获了4.4万个评分,平均分仅有2.4,相比之下摩拜单车和哈啰均为5分。

口罩。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供图

平均年龄在90岁以上

疫情发生以来,原本在管理岗位的马超也自愿和同事们奔波在第一线,给车辆消毒,调度车辆,保障医护人员的出行。他和同事们用脚丈量出了一份新的“热力图”:“早晚高峰期是早上的8点到10点和下午的5点到7点。”每天出门前,马超都会确保自己的防护措施,再带好84消毒水和喷水壶。在他每天至少3次“唠叨”式的叮嘱下,团队50余人目前没有一例感染事件。但是看着他们被消毒液泡皱的手,马超也眼眶含泪。

并写道“请各位加油,中国加油!”

将收到一批来解燃眉之急的口罩

导致国际邮件延误情况严重

2月2日一大早,甘如意在路边拦了十几辆出租车,却没有一辆车可以开往武汉,最终找了一辆美团单车,靠手机导航,向武汉方向骑行,羽绒服逐渐被雨淋湿。

打开ofo最新版本APP,以前熟悉的用车界面已经变成了购物网站首页,左上角写着“返钱”两个大字。而扫码用车的标志已经缩到了小小一角,取而代之的是主推的购物选项,用户可以通过ofo在淘宝天猫京东下单,只要复制了商品链接,就能看到优惠价格。

但由于中日两国航班大量缩减

事实上从2019年上半年开始,共享单车的投放就已经开始减速,人们也开始集中审视这个在过去两年过度竞争的行业。2019年4月,广州市通过招标的形式计划在广州市中心城区投放共40万辆共享单车。最终摩拜、哈罗、青桔三家分别中标18万辆,12万辆和10万辆。ofo退出广州,摩拜减投,青桔和哈罗成功杀入重要一线城市。

“绵阳到武汉,没有其它车,路上遇到最多的就是成都出发的各种运送物资驰援的货车。”胡灿在工作群里给大家拍了些卡车照片,并感慨了一句:“四川人民好样的。”

防护物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供图

2020年,不温不火的共享单车行业会在疫情后迎来第二春吗?

日本友人的“雪中送炭”

病毒面前,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当美团单车、哈啰单车相继投入二轮战场参与抗疫,ofo的踪影少了许多。当全社会关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展时,ofo小黄车静悄悄推送了客户端版本更新,宣传称“全网返利,购物省钱”。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年事已高

25岁的于海涛是哈啰出行一名单车猎人。

美团单车大数据显示,上周工作日,北京骑行量平均增长187%。北京用户平均单次骑行距离2.38公里,增长69%。

捐赠口罩的,正是日本前首相

49.9元的红豆薏米茶返现2.79元,189元的三只松鼠大礼包却只返现0.52元,只有当这些返现金额达到了20元以上的时候,才能提取出来。《深网》发现,对于一些不知名品牌的商品,ofo的返现比例反而会更高一些。

美团相关负责人告诉《深网》:“除了日常运营,保障供给和消毒外,美团单车还在多渠道上线并推送普及防疫提示,推出“无接触骑行“倡导并推出骑行优惠套餐。”

这是抗争疫情的最前线,是集中收治新冠肺炎病人的医院,也是外来医疗队增援点。由于公交停运、机动车限行,没有单车之前,在这里的医疗队需要步行两公里才能往返入住酒店。

2月24日,北京市交通委公布了2019年下半年北京市“共享单车行业”的运营管理监督情况。在去年下半年的日均骑行量与日均周转率方面,摩拜单车、青桔单车、哈啰单车分列前三名。去年下半年,北京市继续推进自行车总量调控,将北京市共享单车总量稳定在90万辆左右。

武汉封城后,共享单车成为市民们出行和医生上班最重要的交通工具。哈啰给武汉医生、城管、环卫、社区工作人员、交警等抗疫一线人员发放了骑行卡,他们可以无限次免费使用哈啰单车。

疫情发生的当下,共享单车成为人们必要的出行依赖,也诠释了资本之外的温度,我们所熟知的市场也早已不是曾经单车大战时的模样。

“对我来说坐公交上下班更方便,但现在因为疫情的存在,公共交通或者打车都感觉有风险。骑共享单车自己的安全系数自己能把控。”小玉告诉《深网》,“反正也二十多天没出门了,锻炼锻炼身体也好。”

又委托在东京的同事吴凯带回国

当前,江西各地餐饮服务单位正在有序复工复产。4月7日,该省高三、初三和中职毕业年级学生重返校园正式开学复课。

此时的单车猎人已经是人肉版武汉热力图,人流量最大的三个地方:协和医院、同济医院、红会医院,早晚高峰时间段,医生上下班、轮换岗的时间,甚至是市民前往医院最密集的时间点,他们都再熟悉不过。

从2019年3月开始,小篮、青桔、摩拜、哈罗相继提高了收费标准,“共享单车涨价是市场自身(发展)的规律表现,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有能力永远补贴”。

现如今,单车企业需要迫切地证明自己。随着共享单车对于线下红利的发掘已趋于稳定,背后资本的扶持力量弱化,增强自我造血能力是共享单车下半场的不二选择。

骑行距离33公里,骑行时长6小时,甘如意最终在下午6点到达金口卫生院范湖分院,也为这段耗时4天3夜的旅程划上句号:“那一刻我特别轻松!除了膝盖疼得不行。”“到武汉江夏区金口中心医院上班”是甘如意在临时通行证上写下的通行事由,在“车牌号”一栏却写着“自行车”。

据了解,江西各级市场监管部门将结合各地历年抽检监测数据和监管实际,科学选择抽检对象,发现潜在食品安全风险隐患,切实保障复工复产复学期间人民群众的饮食安全;进一步强化核查处置工作,对抽检不合格的餐饮食品,要第一时间督促经营单位采取有效措施控制食品安全风险,从严从速开展核查处置;及时向相关监管部门通报食品抽检相关信息,及时公布抽检和核查处置信息,回应民众关切。(完)

口罩送达南京。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供图

经过一次次的“爱心接力”

这批口罩终于抵达南京禄口机场

为提供出行便利支持防疫一线工作,美团单车面向全国防疫一线的机构或单位提供免费骑行,目前已捐赠首批超过200万张单车及助力车骑行月卡。同时,美团单车已与全国1.2万个医院、基层医疗机构及防疫一线单位建立联系,加强了医院、机构周边区域运维管理,及时提供车辆调度,保障防疫一线人员工作出行需求。

火车、汽车班次大部分已被取消,胡灿自驾16小时,出川后经重庆至奉节,进宜昌过荆门,最终抵达武汉。

1月28日,为更好地保障医护和防疫人员的免费出行,美团单车在湖北暂停收费,每天可不限时间、不限次数使用。

隔离观察期一过,此时身在绵阳的胡灿钻进超市,用2天的时间跑遍了绵阳大大小小20多个超市,最终凑齐了100瓶消毒液,还有一些酒精。

“中日关系正应该如此。”

图为4月1日,江西南昌红谷滩一家餐馆已复工复产,开门迎客。(资料图) 吴鹏泉 摄

为进一步加强餐饮食品监管,切实保障人民群众饮食安全,上述专项抽检共安排了1100批次抽检任务,重点针对幼儿园、中小学、大专院校食堂、校园周边餐饮、集体用餐配送单位、中央厨房、大型以上餐饮服务单位,就餐饮食品(包括餐饮具)的微生物污染物、重金属污染物、有机污染物和食品添加剂等项目开展食品安全抽检工作。

因为只具备单一的户外使用场景,随着春节和疫情的到来单车的骑行量一度降至冰点,目前随着春天和复工的到来需求量逐渐回暖。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教授张成刚认为,当下疫情防控与复工复产统筹推进,通勤需要低风险交通工具的支持,作为替代性选择,共享单车可以成为主要交通工具。

“和大家一样,从大年三十开始每天都在刷武汉的有关新闻,更多的是焦虑,我的车和兄弟们都在武汉,每天想的都是怎么回去。”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中国有句古话,“患难见真情”

事实上,像小玉这样选择共享单车出行的人不在少数。疫情期间,中国疾控中心消毒学首席专家张流波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对于公众出行,第一选择肯定是私家车;第二选择是骑共享单车;第三选择是地铁和公交,尽量在人流少时乘坐。

1月23日,武汉封城。哈啰单车负责人胡灿急了:公共交通暂停后,还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难道要靠走路上下班吗?

消息很快被运营团队接到,胡启带领同事在半小时内紧急调配300余辆单车驰援。按照正常流程,调度司机的收入需要与调度车辆数挂钩,但为了尽快完成任务,胡启放弃了车辆扫码计数等繁琐流程:“收入不重要了,毕竟不能像医护人员那样在一线救人,只是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有行业人士告诉《深网》:“这种返现购物的电商形态早已出现,能够帮助他们挣钱的反而是不知名的品牌,品次低的商品能够忍受的返现比例反而更大。”

像胡启一样至今仍奋斗在一线的调度司机还有很多,他们活跃在梨园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市中医院、武汉市七医院、省人民医院等医院和大型商超、社区周边,保障医护人员和民众的必要出行已成为他们每天工作的重中之重。

将1000只防病毒口罩

南京师范大学东语系主任

江西省市场监管局食品抽检处相关负责人介绍称,此次专项抽检工作,突出靶向性、有效性和及时性。

为了这批口罩尽早送抵老人手中

第二天早上,到达潜江的甘如意在民警的帮忙下搭乘了一辆前往汉口送血液的顺风车最终抵达汉阳区,下车后又找了一辆共享单车。因为“导航耗电特别快,手机很快就没电了”,她逢人便问:“江夏金口怎么走?”

1月30日上午8点23分,摩拜单车调度司机胡启拍了一张自拍照,在他的身后是已经排列整齐的美团单车,定位:武汉市金银潭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