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任城监狱新增新冠肺炎200例省司法厅厅长被免职

21日上午,山东省政府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邀请省卫健委、省司法厅负责同志介绍我省疫情最新情况及防控相关措施。

最新数据显示,2月20日,山东省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02例,其中任城监狱200例。截至2月20日24日,累计确诊病例748例,治愈出院270例,死亡4例,新增疑似病例12例,现有疑似病例30例,追踪密切接触者16450人,解除医学观察13996人,尚有2163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首先,在新冠肺炎的中医治疗过程中,是将所有患者分为4个阶段来治疗的,分为初期、中期、重症期和恢复期。安宫牛黄丸是在哪个阶段使用的呢?主要是在重症期使用。根据诊疗方案的描述,出现呼吸困难、神昏烦躁、汗出肢冷、脉浮大无根的症状时,就算是重症。也就是说,当患者病情进展迅速,出现“内闭外脱”(一种危重症,表现出神昏、谵语、四肢厥逆)的重症情况下,才需要使用安宫牛黄丸。

金花清感颗粒的成分是:金银花、石膏、蜜麻黄、炒苦杏仁、黄芩、连翘、浙贝母、知母、牛蒡子、青蒿、薄荷、甘草。

另一方面,大家都非常重视公共卫生体系的建设,但是如何能建得好?如何能够战时管用?疫情到来我们随时能战斗、能够打胜仗,这里还有很多值得我们探讨、值得我们研究的地方。全国有很多传染病医院,但这些传染病医院真正到战时发挥的作用有多大?它生存的具体情况如何?能不能在关键时刻站出来?这都是很值得思考的一些话题。

因此,金花清感颗粒和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可以看作是在麻杏甘石汤和银翘散的基础上,根据不同的思路加减而来,即可能是同一类底方的不同衍生方。而从功效上看,金花清感颗粒“疏风宣肺、清热解毒”,连花清瘟颗粒“清瘟解毒,宣肺泄热”,两者的功能主治相似,都能治疗风热感冒或肺热感冒,以及治疗流感。

2008年开始,我承担着上海市政协委员一职,之后就是上海市政协常委,之后成为全国政协委员,我已经有十多年的履职历史。

朱同玉近日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今年他带来的提案与公共卫生体系建设有关。他指出,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显示出建设国家的应急学和战略储备中心的重要性,同时,加强传染病领域人才培养也尤为重要。

朱同玉:对,传染病领域人才的培养也同样重要。我们以前管传染病院叫“丐帮”,我们很多医生都流失了,很多人才都流失了。在这种情况下,无法有效发挥传染病院的真正作用。所以我们要深挖在背后的原因,迅速弥补这些短板。

综上所述,同时存在乏力、发热和胃肠不适3种症状,只要根据胃肠道症状的主要表现就知道选什么药了。

什么是“药证相符”?

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和疏风解毒胶囊(颗粒)是清热解毒药,主要用于治疗风热证或肺热证。只要是风热证或肺热证引起的发热,以及同时出现胃肠道不适(主要表现为便秘便干、尿少尿黄),就可以选择上述3种中成药来治疗。

例如,建设我们国家的应急学和战略储备中心,未来(可能的)新的疫情出现,我们能够有所储备。

藿香正气口服制剂是祛湿剂,主要用于治疗寒湿或暑湿。只要是寒湿或暑湿引起的胃肠道不适(主要表现为腹泻腹痛、头晕呕吐等),以及同时出现发热,就可以直接选择藿香正气来治疗。

中药与西药不一样,只要药证相符,治发烧的中药也可以治腹泻,止泻的中药也可以管发烧。换句话说,只要药证相符,藿香正气口服制剂这样治疗乏力伴胃肠不适的中成药,也可以退烧;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和疏风解毒胶囊(颗粒)这3种治疗乏力伴发热的中成药,也可以治疗胃肠不适。

朱同玉:全国政协委员有些是医药卫生界的人士。在我理解,我们的身份实际上就是代表医药卫生界提出我们界别的一些想法、一些建议,为国家出一点力。

所以即使现在,疫情有所缓和,但我仍想坚持在这地方,坚守到最后。我觉得这是我肩上的一个职责所在,要给全院的医护人员和后勤人员做一个榜样,全院拧成一股绳,共同战胜这场疫情。

因此大家要明白,虽然新冠肺炎的诊疗方案中推荐了安宫牛黄丸,但只有在重症期才可以对证使用,初期、中期、恢复期以及医学观察期都不必使用,自己不要盲目囤药。

从去年12月31日看到了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相关通报,今年1月2日、3日,就开始了全员的演练;1月6日,建立应急委员会,下设医生组、护理组、后勤组等7个小组;1月16日,病房全部腾空;1月20日,医院开始收治病人。

我们知道,用西药治疗发烧可以用对乙酰氨基酚之类的退烧药,但其作用只是解热退烧,不能治疗腹泻;针对腹泻可以用蒙脱石散这样的止泻药,同样的,其作用只是止泻,不能治疗发烧。所以,如果同时出现发烧和腹泻,用西药治疗需要同时服用对乙酰氨基酚和蒙脱石散。

新京报: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你对自己这一身份有什么样的理解?

新京报:今年疫情期间,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传染病领域人才的培养也同样重要。我们以前管传染病院叫“丐帮”,我们很多医生都流失了,很多人才都流失了。在这种情况下,无法有效发挥传染病院的真正作用。所以我们要深挖在背后的原因,迅速弥补这些短板。——朱同玉

有一句话这样讲,我不奋勇当先,我不一马当先,谁来奋勇杀敌?

需要注意的是,该作除了V社valve index设备可以完美运行外,还可以在支持SteamVR的绝大部分设备上使用,关于手柄匹配的问题,只要是能使用steamVR的跟踪技术。如Index, Vive, Vive Pro, Vive Cosmos Elite何Pimax,这些设备的头显和手柄都能够混用。但Rift CV1、Rift S、Quest和Cosmos这种依赖其它跟踪技术的则不可以。

其实,单分析这7种相同成分,就会发现它们来自两个经典名方的底方,一个是麻杏甘石汤,一个是银翘散。麻杏甘石汤是张仲景《伤寒论》用于治疗“汗出而喘、无大热”的经典方,组方就是4味药,麻黄、苦杏仁、石膏和甘草。银翘散是吴鞠通《温病条辨》用于治疗“初起不恶寒而渴”的经典方,组方为连翘、金银花、桔梗、薄荷、竹叶、甘草、荆芥穗、淡豆豉和牛蒡子。从“银翘散”这个名字和用量配比可以看出,金银花和连翘是银翘散的君药(君药:中医方剂学名词,是针对主病或主证起主要治疗作用的药物,不可或缺,且药力居首),同样也含有薄荷和甘草。

其一,藿香正气口服制剂由苍术、陈皮、厚朴(姜制)、白芷、茯苓、大腹皮、生半夏、甘草浸膏、广藿香油、紫苏叶油等辛温中药组成,药性偏温,功效为祛湿。临床上,无论是寒湿还是暑湿,只要是湿阻中焦的患者(通常表现为胃肠道不适,如腹痛腹泻,舌苔黄厚或白厚),就可以对证使用。需要注意的是,藿香正气口服制剂的所有剂型里,藿香正气水是含有乙醇的,对酒精过敏者禁用,而且不可以与头孢类抗生素、甲硝唑等联合使用。

建设我们国家的应急学和战略储备中心,未来(可能的)新的疫情的出现,我们能够有所储备。

新京报:作为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主任,抗疫期间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简单比较一下就知道,这两种中成药有7种中药成分相同,分别是金银花、石膏、连翘、麻黄、苦杏仁、甘草和薄荷。从相同成分的占比来看,金花清感颗粒为7/12,连花清瘟颗粒为7/13,占比均超过50%。从说明书上的标注顺序看,这两种中成药成分表上的前4位都是相同的,说明这些相同成分在各自的组方中都很重要。

为何在重症期会用到安宫牛黄丸?其实,安宫牛黄丸从诞生起就是一个急危重症用药。在吴鞠通的《温病条辨》里,对安宫牛黄丸的使用定位非常清晰,简单概括就是4个字“以毒攻毒”。安宫牛黄丸的组方中含有朱砂、雄黄、麝香、牛黄等毒烈性中药。看看现在安宫牛黄丸的说明书中写的“清热解毒,镇惊开窍。用于热病,邪入心包,高热惊厥,神昏谵语;中风昏迷及脑炎、脑膜炎、中毒性脑病、脑出血、败血症见上述证候者”,便可知此药药性猛烈。

同时出现3种症状该选哪种药?

政协委员身份,让我真正感受到肩上的分量,因为它不是一个荣誉,而是一个真正要为国分忧、为民分忧,谏言献策的一个位置。所以我们要时刻保持着一种警醒。我要随时观察身边的事,抽出事情背后的一些逻辑,同时把这些逻辑形成一种提案提交上去。

这几类中成药均为在出现相应症状或不适后,早期干预用药的品种,不是健康人的预防用药品种。健康人的防护原则,从中医角度来说应是“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即以顾护和补养正气为先。那么,合理使用这几类中成药应该注意什么原则呢?

第七版诊疗方案中提到,在医学观察期内,当出现“乏力伴胃肠不适”的临床表现时,推荐选用藿香正气胶囊(丸、水、口服液);当出现“乏力伴发热”的临床表现时,推荐选用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疏风解毒胶囊(颗粒)。在临床治疗期内,重症患者可以在中药汤剂的基础上,送服安宫牛黄丸和苏合香丸。

所以,这两种中成药不建议联合使用,任选其一即可。实际上,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和疏风解毒胶囊(颗粒)这3种中成药,任意两种都不建议联合使用。

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的成分是:连翘、金银花、炙麻黄、炒苦杏仁、石膏、板蓝根、绵马贯众、鱼腥草、广藿香、大黄、红景天、薄荷脑、甘草。

以金花清感颗粒和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为例,先看看它们的成分。

其二,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和疏风解毒胶囊(颗粒)从药性角度看,可以分成两类。其中,金花清感颗粒和连花清瘟胶囊(颗粒)都是典型的寒热并用的中成药,而疏风解毒胶囊(颗粒)是比较纯粹的寒性中药。从功效上看,三者都能用于乏力伴发热,或风热感冒(发热咽痛、鼻塞流涕、咳嗽头痛等)的早期干预。从主治证的角度看,发热咽痛的患者可以选择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和金花清感颗粒,需要注意的是,脾胃虚寒、长期大便溏泄的患者,建议减量服用。

诊疗方案推荐,乏力伴发热可用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和疏风解毒胶囊(颗粒)。因此有些人认为,为了增强疗效,可以把这些中成药一起吃。

朱同玉:我是一个指挥官,我是一个冲锋在前指挥的指挥官,我一定要了解一线最真实的情况,这样才能够把这仗指挥好。

新京报:除了硬件,软件也同样重要。

我们做了非常充足的准备,比如我们医院在平时就有1万套的防护服,这些物质准备让我们忙而不乱、有条不紊,来决战决胜这次疫情。

我个人在疫情期间也是高度警惕,过年也没回家,从1月初到现在,基本上全住在医院,因为我想我们要坚持到完胜。

除了上面介绍的一般原则之外,合理使用这些中成药还需要注意以下细节。

朱同玉:我认为,这次疫情期间,形成了一种“上海公卫模式”、一种“上海模式”。在这种模式之下,我们打的是“有准备之仗”,一方面,我们有非常强的科研团队,能够迅速地破解病原微生物、找到病原菌;另一方面,我们有着非常充足的准备。

建战略储备中心应对可能的新疫情

医学观察期内,同时出现乏力、发热和胃肠不适3种症状时,应该选用哪种中成药?需不需要联合用药?

“上海模式”下打了一场“有准备之仗”

诊疗方案中推荐的苏合香丸也有类似作用,只不过与安宫牛黄丸用于热闭神昏相反,苏合香丸可用于寒闭神昏。

新京报:你今年的提案主要围绕哪些方面?

朱同玉:我一直比较关注公共卫生体系的建设,连续两三年都做了这方面的提案。今年碰上新冠肺炎疫情,我们对这个提案又有了更深的认识,所以今年还是希望在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上出谋划策。

据齐鲁晚报,近期,任城监狱发生新冠肺炎疫情,截至2月20日,已全面完成对该监狱相关人员2077人的核酸检测,确诊病例207例,其中干警7例,服刑人员200例。干警7例之前已经统计在济宁病例中及时发布,对所有确诊人员已经采取了有效治疗措施,组织流行病学专家全力做好排查和溯源工作。

诊疗方案推荐的治疗新冠肺炎的中成药中,有一种名气很大,那就是安宫牛黄丸。一些人考虑提前多囤一些,以备不时之需。注意,这不是囤药与否的问题,而是适合与否的问题。

新京报记者 徐美慧 俞金旻

其三,安宫牛黄丸和苏合香丸这两种中成药,为重症期患者的治疗用药,不是医学观察期的早期干预用药,不能随便服用。它俩的功效以开窍豁痰为主,是患者在出现神昏、谵语等严重病情时的治疗用药,需在医生指导下使用。

其次,根据目前的诊疗安排,如果在医学观察期出现了疑似症状,就会进入筛选和隔离治疗流程,那么所有的治疗安排会在指定医院进行。医生会根据患者病情决定是否使用、何时使用安宫牛黄丸和苏合香丸。

安宫牛黄丸要不要囤点儿?